主页 > 金枝玉叶 >

韩剧《我的爱金枝玉叶》分集剧情介绍

/2019-04-03 17:41

  《我的爱金枝玉叶》通过甘愿牺牲和忍耐的真正父亲的样子表现了家人之间的关爱,是一部标榜亲情的电视)剧。

  35岁、集作曲和演唱于一身的音乐人, 与生俱来的音乐才华,但是因心灵受到伤害而放弃音乐,对人冷漠,紧闭心窗,但是在两个孩子面前却是无比亲切的父亲。

  继承学生时代曾组过乐队的父亲的才能,天生对音乐感觉灵敏。唱片公司副社长白俊锡看出他的才华,在他的培养下出道当歌手。正当星路顺坦时与同一个公司的作曲家徐英珠结婚,生下两个孩子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气逐渐下降,开始被人们淡忘。之后卷入一场绯闻,还被别人诈骗,掉进了人生最低谷。正当他决定放弃一切离开韩国的时候,接到了电台DJ的邀请,在那里认识了仁浩。伤痕累累的他对这个欺骗过他的世界紧闭起耳朵和眼睛,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是关注眼前这个脾气火爆、自以为是的女人。

  代替从小离婚并离开家的母亲照顾两个弟弟,一般的男人在她看来都是非常幼稚、可笑。只有在父亲面前她才变得很乖,是个有名的孝女。从学生时代开始因美貌和爽朗的性格很受男生的喜欢,但是现在认为已经没有让她来感觉的男人了。已经四年没有交过男友,虽然不是独身主义,但是也不想着急找个男人嫁出去。但是最近有一个男人总是进入她的眼帘,苛刻的性格,身上一无所有,还带着两个孩子,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他吸引住。

  29岁、牙科医生。帅气、聪明,加上有个让人羡慕的医生职业,不论到哪里都被女人包围着的花花公子。

  手机里几乎都是等着他的电话的女人的联系方式,对每一个见面的女人他都会叫甜心,认为爱情不是来负责,而是来享受,因此和任何女人都不会超过三个月。在一个小岛上当军队保健医的时候又认识了一名甜心,在这个女人平均年龄62岁的岛上,20多岁的宝利是唯一的一道风景,虽然是土得掉渣的村姑,但是他却被宝利与城市姑娘不同的纯真魅力所吸引,也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开始交往。当然退役的那一瞬间全部忘掉岛上生活,加上七年前又胖又丑的白世罗变成美丽的女人向自己发出诱惑的信号之后,更加忘记了宝利的存在。

  25岁、牙科医生。聪明、美丽,加上完美的魔鬼身材,集众多女性的羡慕于一身,但是她也有想隐藏的过去,那就是高中时期因肥胖而被嘲笑为电影怪物史莱克中的费奥娜的事情,嘲笑她的人就是张信浩。7年前给妹妹载罗和振浩做课外辅导的时候对来自己家的张信浩一见钟情,之后想对他表白,但成为了笑柄,因此事心灵受到伤害。之后试遍世界上所有的减肥方法,最终成功变身为所有女人梦想的身材。之后来到信浩工作的医院工作,有了她想象了无数次的重逢。虽然信浩比大学的时候更加帅气、更有人气,但是世罗也有了自信,因为自己再也不是丑小鸭了。

  我的爱金枝玉叶国语 我的爱金枝玉叶下载 我的爱金枝玉叶剧情 我的爱金枝玉叶中文 韩剧我的爱金枝玉叶我的爱金枝玉叶全集 我的爱金枝玉叶插曲 我的爱金枝玉叶结局 我的爱金枝玉叶演员 我的爱金枝玉叶歌曲

  从清晨开始就忙碌起来的牛奶代理店,今天是大女儿仁浩和一南一年只有一次的约会的日子,急忙结束广播的仁浩和一南一起来到春川的一个墓地。在墓地附近他们遇到了陌生的男人,他就是传说。把两个孩子送到奶奶家里的传说被仁浩误会成是强盗,与仁浩有了荒唐的《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相遇。回到首尔的仁浩得到负责节目的上司的特命,让她去请过气明星传说担任新节目的DJ。不知道在墓地附近遇到的人就是传说的仁浩开始四处寻找他。

  艰难找到传说的仁浩拜托他担任新的DJ,但是传说冷冷地表示不知道电台为什么要找像自己一样绯闻缠身的过气明星,拒绝了仁浩的请求。

  江民听到传说拒绝上节目的消息后大怒,催促英珠去说服传说。信浩看到从胖女费奥娜变成魔鬼身材的世罗忍不住吃惊,并问起让她减肥的原因,世罗向信浩表白隐藏七年的感情。

  信浩在公众保健院工作时认识的乡下女孩宝利来医院找信浩,信浩的牙科因此引起了一场骚动。信浩面对强硬地要和自己结婚的宝利感到无可奈何,最终在世罗的说服下宝利安静地离开。不料当信浩放心地回到家的时候,原本以为离开的宝利竟然在家里等着他,信浩见状几乎晕倒过去。正在录电台预告台词的传说和仁浩开始争执起来,但是当看到仁浩模仿李素拉、安德烈金的声音,传说忍不住笑了出来。

  传说的突然缺席让电台上下进入紧急状态,仁浩跑出录音棚疯狂地寻找代替的人,结果找到正在下班的DJ河秀京艰难完成了节目。仁浩被从《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天节目就闯祸的传说感到愤怒,于是来到传说的家,一见到传说就狠狠地掴他的耳光。

  信浩为了让宝利死心找世罗帮忙,两个人在宝利面前装出爱人的样子。宝利看到信浩和世罗接吻的一幕哭着跑了出去。

  仁顺决定鼓足勇气去见孩子们,于是来找一南,但一南愤怒地表示她没有资格找回孩子,仁顺流着泪转身离开。电台要利用传说的孩子做节目宣传,想以此提高收听率,传说听到后愤怒不已,仁浩说服他要冷静地面对现实。这时21年没有消息的仁顺出现在仁浩面前,仁浩通过痛苦的过去开始一点点理解传说。信浩试图让宝利明白自己绝对不能结婚,但宝利听不懂他的言外之意,开心地笑着把婴儿鞋递给他。

  世罗问宝利是不是怀孕了,忍无可忍的信浩夺门而出。仁浩为了消除郁闷的心情和一南一起洗衣服,却在信浩脱掉的裤子里发现了胎儿的超音波照片。传说的暴利丈夫的形象问题一直解决不了,仁浩熬不过部长的压力,开始偷偷拍下传说的孩子。珠丽怀疑英珠和江民的关系,对传说的暴利事件产生怀疑,于是决定调查真相。

  英珠误以为是传说说出了自己和江民的婚外情的事情,威胁传说要夺回孩子。偶然听到两个人对话的仁浩知道了传说成为暴利丈夫的真相后忍不住愤怒,她愤怒地对传说表示要在节目中说出所有真相。信浩为了躲避宝利离开家,一南和宝利一起来医院看信浩。世罗在医院里遇到宝利,试图说服她现在宝利对信浩的举动并不是爱情,一南追问信浩是不是惹了女人的麻烦。

  知道宝利怀孕事情的一南忍不住发怒,二话不说狠狠打起信浩。但是信浩反抗着说与其和宝利结婚还不如被一南打死,在一旁看着的宝利突然喊着肚子痛,之后晕倒过去。仁浩和传说为明星徐玄俊来参加节目而激动不已,这时突然传来徐玄俊取消演出的消息,两个人猜到是江民背后做的手脚。仁浩劝传说去找俊锡暴露江民的私生活,但传说表示自己来解决,之后独自来找江民。江民嘲笑传说是人生的失败者。

  信浩把仁浩递过来的婚姻申请书撕掉,大声地喊着绝对不会结婚。仁浩劝他不要像妈妈一样没有责任感,最终信浩决定与宝利结婚。世罗听到信浩要结婚的消息后大受打击,一气之下发誓要回到费奥娜,开始拼命吃东西。仁浩送给传说一身西装,传说高兴地穿着这身西装上电台节目。为了抓住听众,传说邀请偶像组合SHINee上节目。

  传说知道了仁浩邀请的嘉宾竟然是自己的两个孩子的事情,愤怒的传说在直播当中跑了出来。仁浩发自内心地对传说表示想拯救他,传说听后被仁浩的真心感动。英珠听到两个孩子要上节目的事情后找到仁浩,她问仁浩是不是喜欢传说。和信浩《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约会的宝利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但是信浩却越来越感到窘息,结果晕倒过去。

  宝利看着信浩无法真心亲吻自己的样子,明白了他不爱自己的事实。为了信浩的幸福,宝利背着家人偷偷准备离开。世罗和俊锡、珠丽、才罗一起在游泳池上开怀大笑,她决定忘掉信浩。仁浩被英珠发现了自己对传说的感情后心情复杂,一南告诉她一定要遇到好男人,让她更加难过,之后为了忘掉传说,她决定出去相亲。

  宝利为了离开信浩故意在他的面前说狠话,信浩发觉了宝利的真心后也感到难过,但是他明白自己不爱宝利,两个人最终还是分手。宝利和信号分开后来到约定的场所,不料却遭遇事故。恩佑和智佑赖着说明天不想去幼儿园,传说从老师那里知道了明天是幼儿天里的母亲节。仁浩听到这个事情后心情难过,她接到恩佑的电话,让她来一下幼儿园,但仁浩谎称自己有事,之后来到相亲的地方。

  仁顺把晕倒的信浩送到了医院,在住院期间给她送来粥,不知道真相的信浩产生疑虑。宝利不知道仁顺就是信浩的母亲,在仁顺的餐厅里当上服务员。世罗听到信浩和宝利分手的消息后,开始深思怎么抓住信浩的心。仁浩告诉传说自己来参加母亲节活动,传说生气地表示不要再同情自己和孩子,之后拉着孩子们的手去幼儿园。彼此努力隐藏感情的两个人为此痛苦,仁浩终于向传说表白了真心。一南以为仁浩和丹尼尔顺利交往而兴奋不已。

  世罗问仁顺是不是信浩的妈妈,仁顺说自己只是一个背了债的人。感到诧异的世罗对信浩问起他的妈妈,信浩告诉她妈妈是一个连长相都已经记不起来的陌生人。宝利在餐厅拼命工作,东浩在一旁同情地看着她。为了让传说回心转意,仁浩决定通过电台节目传达自己的真心。但是越是这样传说越躲避仁浩,连杰玛都开始怀疑两个人的关系,对传说说出狠话。

  英珠无视传说的态度惹怒了仁浩,她问英珠是不是担心被江民抛弃所以才这样,忍无可忍的英珠打仁浩的耳光,仁浩看着因为自己而受伤的仁浩而感到痛心。但是仁浩告诉他最让自己难过的人就是传说,让他不要再躲避,要勇敢承认自己的真心。

  俊锡强行让世罗去相亲,为了让俊锡死心,世罗拜托信浩当自己的冒牌男友。信浩误把和世罗相亲的男人当成了世罗的花心男友,他做出夸张地表情,拉着世罗走出去。俊锡听到世罗在相亲的时候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逃跑的消息后大怒。

  传说决定在电台节目中用代表自己心情的歌曲向仁浩表白真心,仁浩感受到了传说的真心,在紧张和心动中等待传说。Gemma在直播节目中邀请了丹尼尔,仁浩看着非常般配的仁浩和丹尼尔,没有表达出自己的真心。

  世罗表示自己绝不放弃喜欢了7年的信浩,于是珠利亲自来医院找信浩。见信浩只把世罗当成一个单纯的花心女,忍不住生气。世罗告诉珠丽一切都是为抓住信浩的心展开的战略。宝利靠诚实得到了仁顺的认可,长今和玉珠威胁宝利赶快离开餐厅。

  传说告诉俊锡想为唯一相信自己的一个人努力,拒绝来到明星音乐公司。确认了彼此感情的传说和仁浩与恩宇、 智宇一起度过幸福的时光。一南看着频频外出的仁浩,以为她和丹尼尔约会,仁浩见状对一南感到歉意。

  世罗为了抓住花花公子信浩的心故意刺激他,信浩对世罗的态度逐渐开始恼怒。自尊心受到伤害的信浩开始策划追求世罗,看出这一切的世罗暗自准备更大的计划,发誓要搞垮信浩的信心。

  世罗自信地以为信浩会被自己迷倒,不料信浩却发起火来,让她忍不住伤心。珠丽告诉世罗这就是嫉妒,提议最后一次确认信浩的感情。信浩脑海中总是浮现跳着性感舞的世罗。怀疑宝利怀孕的张金和玉珠以欢迎式为由把宝利叫出来,连连逼着她喝酒。

  仁浩接到节目改版后继续留用传说的消息后兴奋不已,还买了小蛋糕来庆祝。江民知道传说没有去明星音乐而继续担任电台DJ的事情后向英珠提出分手。英珠找到仁浩,威胁说要把仁浩利用节目透露私生活的事情告诉局长。

  传说和仁浩带着恩宇、智宇一起度过幸福的时光,江民和英珠密谋把传说从DJ位置上赶走的计划。仁浩的脑海里总浮现出英珠说过的要让传说永不能翻身的话,让她隐隐感到不安,对此一无所知的传说为仁浩准备惊喜。世罗决定最后测试信浩的真心,于是谎称与富豪公子哥在酒店举行两个人的生日派对。世罗满怀期待地等待信浩跑来向自己告白真心,但信浩始终没有出现。世罗决定结束七年的单相思,她独自喝起酒。仁顺怀疑宝利怀孕的事实,把东浩叫过来确认事实。

  正和传说享受甜蜜约会的仁浩从Gemma那里听到部长和江民一起离开的话后有种不祥的预感。仁浩跑来录制现场,听到江民将代替传说坐上DJ位置的消息,愤怒的仁浩拿着孩子们的照片来找英珠。东珠和宝利到信浩的医院送红参液,世罗告诉他们信浩已经下班。东浩在医院附近的购物中心给宝利买冬天的衣服和鞋子。世罗和信浩下班后一起去健身,两个人享受开心的约会,之后他们来到购物中心里的西餐厅,不料在那里遇到了宝利和东浩。

  仁顺不知道宝利手里拿着的就是信浩的照片,她让宝利给自己看照片,宝利说现在已经变成了陌生人,坚持不给仁顺看。但是仁顺告诉她因为宝利怀孕的事情,餐厅里的人都议论纷纷,说完她撩起宝利的衣服来确认怀孕事实,看到宝利用绷带缠起来的肚子,仁顺惊愕不已。世罗对信浩把自己当成无数女友中的一人而感到伤心,决定表白自己的真心。传说知道了英珠和江民的所有计划后来找两个人,他拿出离婚当时英珠写下的承认婚外恋的证据,表示要说出全部真相。

  世罗在去保育院的路上有意向信浩提起他的母亲,问他如果再见到母亲的话心情会怎样,但是信浩告诉她自己不想再谈母亲。终于看到日夜思念的儿子的仁顺说不出话来,看着对自己过于亲切的仁顺,信浩不禁感到诧异。宝利看到信浩和世罗后大吃一惊,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一南在仁浩的房间里发现了恩宇和智宇的照片,他开始怀疑仁浩,仁浩谎称自己和传说不是那种关系,但是一南内心仍感到不安。

  东浩怀疑信浩就是宝利孩子的爸爸,他找世罗问一直要和信浩结婚最终分手的女人叫什么名字。世罗告诉他叫金宝利,东浩听后大受打击。

  东浩告诉仁顺宝利孩子的爸爸就是张信浩,看着仁顺露出无法相信的表情,东浩把宝利和信浩的合影给仁顺看。信浩让世罗在平安夜帮自己跑腿,世罗为此感到生气。当她来到信浩说的地点时,却发现信浩为自己准备了惊喜,大受感动的世罗流下眼泪。

  仁浩告诉一南一直和传说交往,只要爸爸同意,也想和他结婚。一南生气地说传说绝对不可以,让仁浩马上分手。传说为了仁浩决定重新开始音乐,他来找俊锡,在那里听到英珠被送往医院的消息。仁顺深思后决定告诉信浩宝利有了他的孩子的事情,不知道这一切的信浩告诉仁顺现在有交往的人,仁顺为了信浩下了狠心。

  仁浩知道了一南对传说说出伤人的话的事情,看着伤心难过的仁浩,一南对她说起她的妈妈,仁浩大声地说自己和抛弃孩子逃跑的妈妈不一样。一直以为妈妈去世的信浩偶然听到后惊呆。东浩知道了仁顺要送走宝利的事情,他问仁顺是不是想重复二十年前的错误。宝利却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找仁顺做最后的告别。

  信浩知道了之前一直送盒饭的人不是世罗,而是一起去孤儿院做社工的社长。他开始怀疑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宋仁顺,于是来到孤儿院确认此事。仁顺为了信浩决定与宝利一起生活,一辈子不见自己的孩子们,振浩从信浩的抽屉里找出了仁顺的照片。

  一南劝仁浩去国外学习,想以此让她与传说断绝关系,仁浩再三恳求一南,但仍改变不了一南的决心。传说完成音乐编曲工作,他来到仁浩的家正式向一南提亲,一南生气地把传说赶了出去。

  传说无法忍受要来见孩子们的英珠,恩宇看着英珠想起了是他们的妈妈。仁浩因与一南的矛盾感到郁闷,她来找姑姑淑姬诉苦,一南听到仁浩在姑姑那里后,来到淑姬的炸鸡店。仁浩流着泪恳求一南,一南终于被打动,表示会重新考虑传说。仁顺见到信浩后病倒,宝利在一旁细心照料。信浩告诉世罗再也不想因为妈妈而彷徨,说完向她求婚。

  仁顺对一南说以后不会再见孩子们,说完流着泪离开。振浩坐上出租车跟在仁顺的车后面,并和载罗一起来到了仁顺的餐厅。俊锡让世罗写下放弃与信浩结婚的保证书,一直反抗的世罗最后离家出走。信浩说服世罗并把她带到俊锡的面前,但是俊锡看到两个人

  仁浩看着找到自己家的英珠不知道说什么好,英珠流着泪哀求仁浩让自己见见孩子。传说知道了英珠向法院申请见孩子的事情,于是拜托俊锡介绍律师。

  信浩听到被俊锡监禁的世罗以绝食来抗议的事情后找到世罗的家,外出回来的俊锡看到信浩和世罗亲密地在一起不禁勃然大怒,忍不住向信浩挥起了拳头。一直以来对俊锡有抱怨的珠丽、世罗、载罗三人终于爆发,三个人生气地大喊俊锡是希特勒,俊锡因不堪打击晕倒过去。

  宝利问信浩如果现在生孩子的话会不会和自己重新开始,信浩告诉她自己已经变了很多,可以重新考虑。但是宝利看到信浩手上戴着的情侣戒,谎称自己有了新的男友。

  信浩真挚地对一南说想和世罗结婚,一南决定和俊锡见面。一南在俊锡面前跪了下来,说没有教育好儿子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没有给孩子们完整的家,恳求俊锡重新接受信浩。

  传说被一南正式邀请到家里,《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见到传说的淑姬感觉他长得很像一南的朋友振秀,于是问起传说的家庭。

  仁浩听到传说的父亲投汉江自杀的话后大吃一惊,她告诉从小带着伤痛长大的传说一定给他营造温馨的家庭。一南重新回想起振秀,想起他死去的那天忍不住伤心起来。俊锡把信浩叫出来并让面相大师给他看面相,之后又带着他去检查身体。

  世罗和载罗听到信浩被俊锡叫走的消息后说起俊锡的坏话,珠丽听后责备两个女儿,说她们不知道俊锡是多么好的父亲。和信浩分手后,宝利告诉仁顺自己想学习料理,仁顺和东浩决定帮助宝利。

  传说质问英珠来家里做什么,英珠流着泪说自己只是过来看望孩子,没想到传说会打她。仁浩告诉传说英珠是有目的地接近孩子,传说安慰仁浩只是一个误会。

  俊锡调查信浩的生活记录册和成绩表,之后把信浩叫到了家里,并在家人面前宣布同意信浩与世罗结婚。一南生日当天全家人聚在了一起,得到父母允许的世罗也参加了家庭聚会,仁浩见状更加想起了传说,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失落。

  世罗看着挺着大肚的宝利问她是不是已经结婚,宝利谎称自从与信浩分手后立刻嫁人并怀上了孩子。世罗把自己和信浩的婚讯告诉了宝利,宝利祝福世罗,告诉她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信浩。世罗回到家后从宝利掉下的钱包里发现了信浩的照片,不禁对宝利肚子里的孩子产生怀疑。仁浩带着恩宇和智宇来到传说的工作室,在那里再次遇到了英珠。英珠带着孩子们来到百货店,把仁浩买的衣服丢掉后全部换上新衣,以此来刺激仁浩。忍无可忍的仁浩追到英珠的家中,英珠终于露出了本性。

  世罗对宝利说自己现在知道了当初宝利坚持要和信浩结婚的理由,追问她是不是信浩的孩子,但宝利始终否认,并给东浩打电话证明是与信浩分手后怀上的孩子。世罗见宝利坚持否认,于是相信了宝利的话,宝利由于过于不安和紧张而感到腹痛。

  传说带着恩宇和智宇突然来到一南的家,一南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心里的不满开始一点点融化。英珠积极表示要和传说一起工作,传说告诉她不想让仁浩感到难堪,冷冷拒绝了英珠的建议。感到愤怒的英珠来到电视台,在众人面前拽起仁浩的头发。

  世罗颤抖着告诉宝利自己看到她留给信浩家里的信,让宝利不要再欺骗自己。宝利终于说出自己怀上信浩的孩子,世罗听后震惊不已。宝利告诉她如果信浩知道的话会让很多人不幸,拜托世罗保守秘密,但世罗强烈表示自己做不到,不料在大门口遇到正在进屋的仁顺,世罗无力地蹲在了地上。一南因英珠的事情感到伤心,仁浩安慰说这是整理事情的过程,拜托他理解自己,一南生气地问仁浩为什么受到了这样的侮辱还要和传说在一起。英珠闯入了传说的工作室,表示在自己找到新的工作室之前要留在这里,传说断然表示即使这样也不会复婚。

  宝利知道了仁顺就是信浩的生母的事情后震惊,明白了之前仁顺一直照顾自己的原因。世罗告诉仁顺如果保证让宝利和孩子不见信浩的话,自己可以和信浩举行婚礼。世罗对信浩说自己决定彻底忘记信浩的过去,并催促尽快结婚。

  仁浩对不停地为难传说的英珠而感到不快,并说服传说先做婚姻登记。一南送给恩宇和智宇最后的礼物,之后来找传说,拜托他在仁浩不幸之前与她分手。传说冷静地对仁浩提出了分手。

  仁浩在工作室里看到传说和英珠在一起的样子后震惊,并追问传说和自己分手的真正原因。英珠告诉仁浩自己和传说决定复婚,传说为了让仁浩死心,违心地说自己为了孩子决定复婚。

  信浩和世罗去订做礼服,俊锡和珠丽幸福地望着忙着准备订婚的两个人。宝利听到仁顺为了自己拒绝相认孩子们的话后心痛不已,决定与东浩一起去芝加哥。

  信浩和世罗在家人的祝福下举行了幸福的订婚仪式,宝利经过一番周折之后终于生下了一男孩。俊锡走进世罗的房间里回想过去,忍不住感到失落。宝利看着抱着孙子高兴不不已的仁顺,想到即将要离开的事实而感到难过。东浩送给宝利花环和漂亮的衣服,恭喜她生了孩子。仁浩回想着与传说的回忆开始整理东西。英珠来传说家里找恩宇和智宇,但是两个孩子却偷偷坐出租车去找仁浩。

  世罗给宝利所在的妇产科打电话,听到宝利生下儿子的消息后越来越感到不安,当听到信浩去妇产科找仁顺的话后疯狂地跑到医院。信浩走入了宝利的病房,在那里看到了抱着孩子的仁顺。仁浩为了忘记传说假装对家人开怀大笑,家人们看到后更加感到伤心。传说对俊锡表示了去意,收拾行李后带着孩子们离开了首尔。

  信浩听到宝利并没有打掉孩子,而是生下孩子的话后心情混乱,他来到《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和宝利去检查的妇产科,在那里知道了宝利中间下了手术台的事情。不知道这一切的世罗和家人却开心地准备着结婚用品和蜜月旅行的事情。东浩为宝利精心布置了孩子的房间,宝利从东浩的身上感到了温馨和感动。英珠认为传说中途放弃工作并离开首尔是因为仁浩,她跑到仁浩那里质问她,忍无可忍的仁浩终于好好教训了一番英珠。

  仁顺想阻止信浩和宝利见面,东浩告诉她既然信浩知道了真相,不应该再隐瞒下去,劝仁顺应该让两个人见面。信浩看着宝利和孩子难过得不知所措。宝利冷冷地表示孩子是自己的,自己会一个人抚养孩子。传说来到父亲的坟墓前回想着《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见仁浩的情景。仁浩为了整理对传说的感情决定去海外研修,英珠追到乡下的奶奶家里来找传说。

  英珠请求传说原谅自己的过去,表示想重新生活在一起,但传说告诉她只有英珠不再出现在孩子们面前才是请求原谅的方法,英珠听后威胁传说说自己不会再出现,一阵骚乱当中智宇被热水烫伤。世罗听到信浩要和自己两个人约会的话,幸福地说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约会,信浩心痛地告诉世罗自己有个儿子,向她提出解除婚约。宝利和东浩《我的爱金枝玉叶》第一次度过愉快的约会,东浩拿出玫瑰花和戒指向宝利求婚。

  信浩真心向宝利请求原谅,并表示要对她和孩子负责。宝利告诉他已经太晚,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世罗为信浩的离去感到痛苦,信浩对珠利和俊锡说出自己有孩子的事情,表示不能和世罗结婚。英珠看着恩宇和智宇排斥自己而感到难过,随后来找仁浩,告诉她这是自己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拜托她好好照顾恩宇和智宇。

  一南告诉仁顺振秀的儿子仁浩还活着的事情,仁顺听后大吃一惊。一南从仁顺那里听到宝利和孩子的事情,信浩告诉他自己决定和宝利结婚。宝利决定和东浩一起离开韩国,一南劝宝利为了孩子再考虑一下。传说和仁浩重逢后更加恩爱,恩宇和智宇也一步不离开仁浩的身边。世罗为信浩的离去而伤心,俊锡看着心痛不已,一南和信浩来找俊锡真心向他道歉。

  信浩心痛地看着世罗,世罗哀求信浩回心转意,但是信浩告诉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样因看不到父母而怨恨父母,拜托世罗为了孩子成全自己。东浩听到宝利和信浩一起去了医院的话后感到不安,宝利告诉他自己绝对不会变心。仁浩越来越感到孩子们需要一个妈妈,于是催促传说赶快结婚。

  宝利看到信浩的家人突然造访而感到难堪,东浩看着被全家人围起来的孩子,内心感到失落。宝利求信浩让自己母子俩安静地离开,信浩告诉她孩子应该在全家人的关爱中成长。英珠来找一南向他真心道歉,拜托他一定要同意传说和仁浩的婚姻。信浩决定去拜访宝利的父母,但宝利和东浩决定去登记结婚。

  宝利和东浩填写完婚姻注册表之后去为孩子道允申报出生。这时信浩疯狂地跑来,他拜托东浩放弃宝利和孩子,但是东浩告诉他宝利已经忘记了信浩,不要因为孩子而挽留宝利。一南叫全家人一起吃饭,把传说和仁顺也叫了过来,并宣布同意传说和仁浩的婚礼。仁顺看着和死去的俊秀长得很像的传说,内心不禁产生怀疑,并从仁浩那里知道了传说的本名叫李仁浩的事实。

  一南在双方见面礼上等着传说的奶奶,仁顺偷偷地把他叫了出来,一南听到传说的奶奶就是死去的振秀的妈妈后大惊。仁浩催促一南重新约见面礼的时间,一南决定先去找传说的奶奶赔罪。传说从智宇那里知道一南来过自己家的事情后感到疑惑。宝利带着孩子回去岛上,仁顺告诉信浩宝利去意已决,劝他放宝利去美国。

  传说知道了仁浩的父亲就是让自己的父亲去世的凶手后大受打击,他从仁浩那里知道了父亲的死和仁顺有关的事情,于是去找一南确认。信浩拿着放弃养育权的保证书来到岛上,和宝利做最后的道别。世罗决定放信浩回到宝利的身边,并决定出国留学。东浩见宝利不接电话,于是给宝利的家打电话,听到宝利母说宝利的丈夫来到那里的话后表情僵硬。

  东宇开车去岛上找宝利,不料在去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仁浩来乡下看望传说的奶奶,奶奶听到仁浩的名字后露出吃惊的表情。从传说那里知道她就是一南的女儿的事情,奶奶生气地表示坚决不同意两个人。仁浩的奶奶来找一南,告诉他自己绝对不会让仁浩成为自己的孙媳妇。世罗告诉家人打算去非洲做义工,珠丽听后大跳起来。

  仁浩来给传说的奶奶熬粥,不料遇到了来找奶奶的仁顺。仁浩在一南的屋子里发现寻找仁浩的寻人启事,终于明白一南为什么没有在见面礼上出现的原因。信浩来找教授拜托带自己去非洲做义工,在那里遇到了世罗。一南劝信浩把孩子带回来,让宝利跟着东宇去美国,信浩告诉他已经把放弃孩子的养育权。

  宝利告诉东浩自己不能随他去美国,会带着孩子独自生活。信浩在去打预防针的时候看到了世罗,知道了她也去非洲的事实。仁顺在传说的奶奶家门前跪了一夜,请求她接受仁浩。世罗告诉信浩自己会在机场等着他。仁浩和传说带着仁顺一起拍摄婚纱照,母女俩人终于消除了误会。信浩来到机场告诉世罗自己不能去非洲,两个人流着泪分手…

  信浩在机场遇到东浩和宝利,不知道宝利不去美国的事情的信浩祝福两个人。东浩告诉宝利应该去抓住信浩,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6年后,一南和仁顺带着孩子们住在三层小楼房。传说成为著名的作曲家,带着三个孩子过着幸福的生活。而宝利当上了餐厅的经理,和信浩有了两个孩子。在美国获得总统贡献奖的世罗回到了国内。在振浩和载罗的女儿的生日宴上,全家人幸福地聚在了一起…

韩剧《我的爱金枝玉叶》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