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婚 >

大学生为1000对老人拍金婚照:有人带遗照合影

/2019-04-04 13:58

  11月15日,宁波江北区勤丰村,90岁的周邦红老人和84岁的老伴翁翠玉起了个大早,多日不出门的他们,这天骑着自家三轮车特意赶到了村里的文化大礼堂。这里有一群宁波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的学生正在为金婚老人们拍摄纪念照,从今年4月开始直到这一天,周爷爷和翁奶奶正巧成为了他们拍摄的第1000对金婚老人。

  这是一个叫“慈孝江北、见证金婚——我们为金婚老人拍照”的公益活动,由江北区委宣传部、文联、文广中心等几个部门发起,宁大科院的十多位同学负责其中最为关键的拍摄环节。

  现在,参与拍摄的学生滕健敏凭借这一组照片获得了浙江省首届大学生摄影竞赛非专业组纪实类的二等奖,而这次拍摄中的所有照片都会洗出来送给老人,同时也将在江北区和高校中进行巡展。

  这次拍照的老人都是结婚50年以上,平均年龄在78岁左右。拍摄1000对老人的合影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学生们每天早上6点从学校出发,带着工具坐车去不同的村子。

  拍摄地点通常在村委会或者老年活动中心,衣服是提前准备好的唐装,男士为蓝色,女士为红色,一共三四套,有大有小轮着穿。

  拍照的布置也比较简单,背景布用钉子钉在墙上,一些没条件挂的地方就派两名男生站在凳子上,用手举着。不是所有同学都有三脚架,布光则全依赖自然光。就这样两人一组,一个上午,每组能走两三个村子,一共走过了五十几个村庄。

  我们学校有一个新闻中心,我是摄影部的负责人,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这次拍摄,有许多是在暑期里完成的,尽管很热,但或许是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有意义,还是坚持了下来。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荪糊村,有一对老人,奶奶姓应,是先天智力缺陷;爷爷姓王,是弱视,几乎看不见。那天他们过来拍照时,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奶奶用一根拐杖牵着爷爷,整个拍摄过程,两人都是手牵着手。

  我听别人说,两位老人平日里都是这样生活的,比如去买菜要走三四百米路,应奶奶会用一根拐杖牵着王爷爷一起去。应奶奶分不清钱币的金额,全靠王爷爷用手摸一摸再付给别人。

  做菜时也是一样,厨房里是那种农村的大灶,王爷爷负责生火,应奶奶负责烧菜。什么时候倒油,什么时候放菜全靠爷爷计算时间来指挥,奶奶一个个步骤照做。

  整个拍摄中,因为不少老人行动不便,我们需要上门服务。有一对老人都已经躺在床上了,我们要将他们抬到一起,有的要帮他们穿衣服。有老人会比较紧张,拍照时一本正经,也有比较活泼的,嚷嚷着说要做新娘子啦。

  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拍过照片,这次拍金婚照比当年他们洞房花烛还正式,还隆重,许多老人都开心得像孩子一样。虽然有些老人为了拍个照片很艰难,甚至坐着轮椅赶过来,但是他们那份执着、坚持与当时流露出的兴奋和幸福,让我们这些90后感受到原来爱就是永恒、不离不弃、携手到老。

  这次拍摄,我们一般是两名同学为一组,前后走了五六十个村子,一人拍花絮,一人拍正照。另外也有江北区的其他志愿者帮忙,比如通知老人集合,联系村委,准备服装这些都是由他们来完成。

  有一对老人,奶奶拍照的时候挺害羞的,轮到要拍的时候,奶奶紧紧依偎在爷爷身上,笑得很灿烂,很甜蜜。可是真正要拍的时候,忽然又因为紧张变得严肃起来,我们只好一遍遍逗他们开心。“奶奶看这里,笑一下啊。”

  尽管已经老了,青春的面容不在,但老人们通常还是会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照片里肩膀歪啦,纽扣散啦,衣角有点不平整都是要在意的问题。

  也有爷爷会把自己的手放在奶奶的脖子上搂住,这样秀恩爱旁边其他老人看得哈哈大笑。

  也有老人自己一个人过来拍照,那是一位爷爷,老伴可能已经过世了,他见其他村民都可以拍照很羡慕,所以要求给他也拍一张。拍照时有两把椅子,他坐在左边,右边空着,接着慢悠悠地从身上掏出了奶奶的遗照放在那把空荡荡的椅子上。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相互照顾,陪伴一生,至死不渝,真的好让我羡慕。

  我们拍的那些老人,好些已经90多岁了,儿女也都算得上金婚。有些儿女帮父母穿好衣服,回头自己还要拍。

  有的老人对拍照很积极,往往比约定的时间提早,推着轮椅在那等着我们。有一位爷爷96岁了,只能坐在轮椅上,为了保证效果看不出来他身体不好,他坚持要坐在凳子上,这样就靠不到椅背,颤颤悠悠地坚持了下来。奶奶们则通常爱漂亮,怀里揣着镜子和梳子,相互给对方梳妆打扮,也有戴着一大串珍珠项链过来的。

  最有意思的是一对老人,奶奶想拍,爷爷脾气倔,说照片有什么好拍的。拍摄地点在老年活动中心,爷爷在一旁打麻将。奶奶一定要拍,最后好不容易把爷爷从麻将桌上拉起来,可是拍着拍着爷爷又溜回麻将桌上去了。他说他就是不喜欢拍照,还不肯穿我们提供的唐装,可是最后奶奶一生气,他就从了。

  看到有些爷爷已经痴呆了,拍照的时候嘟着嘴巴,一旁还正常的奶奶则靠着爷爷笑得很开心。我们私下里都开玩笑说,拍着拍着,就又相信爱情了。

  有的年轻人追求豪车,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在自行车后笑。而我见到的爷爷奶奶们都是以三轮车为代步工具,他们的感情是那么好。

  我也见到了一位爷爷,他捧着茶杯一直站在一旁看我们拍摄,等到拍完其他村民走得差不多了,他走上来说,能不能帮他一个人拍一张。我问他老伴呢,他说,没了。

  我是这次拍摄活动中学生里面唯一的男生,需要承担一些体力活,比如偶尔拉拉背景墙什么的。

  每次去村里拍照,为了尽早过去,我有时早上5点起床,7点左右赶到,可总有一些老人比我还早,他们站着、坐着,已经等了我一个小时。

  印象深的是一位卧病多年的爷爷,他已经好久不走动了,为了拍照他老伴和女儿扶着他过来,一步一步走上楼。我们说可以上门服务的,结果他们都很客气,还说要给钱呢。

  看老人们那么开心,我也很高兴,照片见证的或许只是历史,而打动我的却是他们的故事。(都市快报)

  女主播晒猎杀雄狮照一滴血测癌曼德拉失语半年村官下令渣土埋人雅安书记被免东北强降雪三中全会《决定》村民乡计生办内猝死美特工召妓工商局长办公室被盗肺癌第一大国昆明4.5级地震狮子座流星雨小伙捐骨髓遭拒XP死亡倒计时

大学生为1000对老人拍金婚照:有人带遗照合影